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七章 以身犯险不存在的

    不是人……

    心底琢磨着这三个字,云景沉吟道:“你口中的他们,用特殊手段控制你等掳掠孩童,使无数家庭支离破碎,而他们带走的孩童,想来也不会当宝贝供着……的确不配当人,说是畜生都有些侮辱畜生了”

    哪儿知张旺听了这话却是赶紧摇头,目光惊恐而又无比仇视,道:“云公子,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他们不是人,是真的不是人!”

    云景差点被他整糊涂了,微微哑然道:“你的意思是字面意思?”

    “是的,字面意思,他们真不是人”,张旺点头道,然后继续说:“或许他们曾经是人吧,但如今肯定算不上人,我也不知道如何准确形容他们,有一次我有幸见过他们施展手段的样子,怎么说呢,很可怕,身体很不正常,有人的手变成了爪子,很狰狞,利爪锋利得不比刀剑差,有人则身上长出了鳞片,坚固宛如宝甲,总之那些人诡异而邪门,不过他们寻常时候看上去跟正常人一样”

    哟呵,听描述,那些不是人的家伙似乎还变异了?

    张旺的描述云景有些愕然,但并不吃惊,山岳般大小的猛虎都见过了,相隔千山万水杀死神话境的手段都见过了,没啥可大惊小怪的。

    问题是人长出利爪鳞片这还能算是人吗?

    真不是人!

    咋做到的?

    “和我继续说说他们吧,详细一点”,云景好整以暇道,不是出于好奇,只是这种事情吧,了解得越清楚,对于后续剪除这些不是人的玩意越有利,当然了,张旺口中所谓的他们肯定不是个别现象,很可能牵扯出常人无法接触的一些东西,所以这种事情肯定是要王朝出面的,云景一个人能力有限,无法兼顾太多。

    倒不是怕什么,只是这种事情由国家出面没毛病吧?明明有更好的处理方式非要一个人扛这不脑子有坑么。

    张旺倒是愣神道:“云公子,你听到人居然能变成野兽那种样子一点都不吃惊?”

    “值得大惊小怪吗?”云景反问。

    张旺无言以对,道:“云公子见多识广,不惊讶也正常”,顿了一下,他继续道:“说起那些人,其实我们了解得也不多,只知道他们牵扯到一张大网,水很深,我们在他们面前啥也不是……”

    “我个人只接触过那个组织的人两三个,目前我姑且认为他们是一个势力,从我有限的接触来看,他们隐约也分为很多派系,不是一条心”

    “然后第一次接触他们,我是在两个月前,对了,那会儿正是咱大离王朝大胜北方三国没几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记得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去一大户人家踩点……咳咳,那什么,实际上我之前从事的职业是劫富济贫,这些都是小事儿,反正那天我就摊上事了”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黑衣人找到了我,一开口就让我给他做事儿,听听这是人话么,我岂会自降身份去给人当狗?我不能忍啊,就想出手教训一下对方,结果他就亮出了一只狰狞的爪子,只一下,我的手段完全没用,摧枯拉朽般就被对方捏住了脖子,然后就给他放了一只那种恶心的虫子在脑袋里面……”

    “云公子你懂那种恶心劲儿吗?眼睁睁的看着黏糊糊滑腻腻的虫子顺着鼻孔钻进去……呕,抱歉我没忍住,真心太恶心了”

    “邪门的地方来了,那恶心的虫子进入我脑袋后,我鬼使神差的开始对对方言听计从起来,如今想想,那种虫子居然能控制思维,有虫子在脑袋里面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忠诚来,之前我打死不说,并非是被对方手段控制的缘故,而是这种奇怪的忠诚之心在作祟”

    “被对方控制后,我做了不少恶事,嗯,主要是帮他抓小孩,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似乎对十来岁左右的孩子很是需要,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孩子,有着迷一样的执着和近乎疯狂的占有欲,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他们把小孩带走做什么去了”

    “实际上我并没有见过他们的真面目,每一次都是对方主动出现,估计是那种放在脑袋里面虫子的缘故,对方总能精确的找到我们,而且我们抓到孩子后,他们也会很快出现带走的,并不需要我们带过去,他们手段高明,带走孩子之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倒也不用我们抹除痕迹”

    “然后他们能通过虫子控制我们的言行举止,那需要在一定范围内,有一次遇到危险,对方直接控制了我们拼死给其断后,那次死了几个类似我们一样被控制的人”

    “他们自己也会到处寻觅掳掠小孩,并非只是让我们去做这种事情,那些人偶尔也会碰头集会,每当那个时候举止都很诡异,但那种时候我们是不敢也不能靠近的,并不知道他们集会的时候具体在干什么……”

    “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云公子还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张旺说完后平静的看着云景,一副我无比配合至于你如何处理我们随便的姿态。

    听完他的描述,云景又问了一些细节,不过也问不出太多了,然后云景又问了光头他们这些问题,得到的答案都大差不离。

    “也就是说,你们也是被迫的,受人控制,尽管如此,也不足以洗刷你们身上的罪孽,掳掠小孩都该千刀万剐,这点于公于私都是如此,然后你们并没有见过他们的真面目,就是根本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呗,也就没法主动找到他们了,他们控制了你们,主要是让你们帮忙收集小孩……”,云景总结道。

    “是的没错”

    张旺等人点头确认。

    云景沉吟了下来,在推敲琢磨这个事情和那些不是人的家伙。

    他们是两个月前接触张旺等人的,那个时候,刘能踏足逍遥境没有多久,在大江王朝的战场上大展神威出尽了风头……

    那段时间这些邪恶的家伙就冒出来了,这其中会不会有某种奇妙的联系?

    关于这点,云景只是想想罢了,毕竟刘能踏足逍遥境和那些邪恶的家伙冒出来相差太远,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然而最让云景头疼和无法理解的是,那些人为什么执着的掳掠小孩?他们拿小孩来做什么?

    张旺说他们都不是人了,云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可能性,吃人……

    见云景沉默,张旺道:“云公子,它们很邪门很可怕,而且水很深,我个人奉劝一句,你若是能不招惹的话,尽量别招惹吧,最好就当不知道”

    云景又不是惹是生非的主儿,没必要他脑袋有包才会去招惹这样的组织,现在已经不是招惹不招惹的问题,而是这种邪恶的组织就不能让其存在于世间!

    想了想,云景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当我拔出乃至杀死那些控制你们的虫子时,就已经引起你们背后那些人的注意了,甚至搞不好这会儿还在飞速赶来的路上!”

    “这……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张旺张了张嘴沉声道,然后目光疯狂带着祈求的语气道:“云公子,你快走吧,他们很危险很强大,我们罪孽深重死不足惜,被他们控制做了恶事,就让我们留下,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纵使杀不了对方也要溅对方一脸血恶心一下他们,只是这样一来,需要你帮忙给我们把骨头接上,否则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

    虫子是那些人控制人的手段,而如今云景能把虫子拔出杀掉,有这样的能耐,这无疑是断掉了他们控制人的手段,岂会不来查明缘由弄清楚具体消除隐患?

    尤其是那些人能通过虫子精确定位找人,找来这里云景一点都不奇怪。

    但他却看着张旺等人摇摇头道:“你想报仇,明知不敌却要留下了和对方拼命,但我告诉你,我无法答应,你们犯了法,自然要由法律来惩戒你们,接下来官府大牢才是你们最好的去处,到时候好好的配合吧,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如果不是留着你们还能配合官府调查,实际上我现在都想亲手砍死你们,掳掠小孩,天理难容,我见一个恨不得砍死一个”

    “云公子,我们自知罪孽深重,没想过还能活着,但仅仅只是想在死前出一口恶气啊,这点要求你都不能答应吗?而且听云公子你的口气,是想亲自会一会那些人,我们不是在质疑你的手段和本事,但不值得啊,他们真的很厉害很危险,万一你要出点意外,何必呢”,张旺纠结道。

    云景无语的看着他说:“你怎么会认为我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人?通过你们的描述,我已经明白他们很强大水很深很邪恶了,岂会没头没脑的以身犯险?”

    “那云公子你……”,张旺这会儿直接整不会了。

    云景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想亲自会会那些家伙其实是有这样想法的,但却不会托大的独自面对,万一真来什么自己对付不了的岂不自作自受啊。

    所以摇人是有必要的,凡事稳一手总没错。

    那么如今自己去哪里摇人?

    那还不简单,虽然师父师娘不在家,但还是有两个先天后期高手在那里看守的,那两人来头不小,即使碰上真意境也有一战之力,再一个,长公主可是在牛角镇边上有一处院子的,别看长公主不在,但那里岂能没有利害的人物值守?多的不敢说,个把真意境和几个先天高手绝对是有的。

    都叫来,到时候不管来的是什么人都有底气面对,再不济云景还有杀手锏,了不起把刘能给的那枚铜钱用了,刘能可是说过的,用了铜钱足够撑到他赶来,有逍遥境在背后撑着,应该保险了吧?

    对付一伙儿见不得光有可能到来的邪恶家伙,云景稳扎稳打到这种程度也是够够的了。

    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张旺等人,云景转身离开房间,然后迅速飞去了牛角镇一趟,把能叫的人都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