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六章 他们不是人!

    “年纪不大口气挺大,装神弄鬼,待我将你躲成肉泥,看你还会不会如此嚣张!”

    短暂的错愕后,光头狞笑,或许是出于张旺的命令,亦或者是想打破当下的僵局,他话音落下就动手了。

    光头左手一把抓向眉心的筷子,右手一翻,袖子里滑出一并剔骨尖刀脱手劈向云景,哗啦啦的声音中,那把劈向云景的剔骨刀居然有锁链连着。

    云景就知道这帮家伙不是那么好镇住的,否则也没资格成为亡命之徒了。

    别说他们,哪怕是一般的江湖中人,也岂是敌人稍微展露手段或者三言两语就任由宰割的?若真那样,还混个屁啊,趁早回家种地去吧。

    在光头动手的瞬间,那根原本顶在他眉心的筷子,闪电般掉头,细的那一端噗一声刺穿他的左手手心,强劲的力道惯性下带着他的手臂往后,近而哆的一下将其钉在了柱子上。

    然后那把连着锁链的剔骨刀则在云景跟前一尺外定住。

    抬手轻轻捏住剔骨刀,云景手腕一抖,剔骨刀连着锁链落入了他的手中,放在边上的桌子上,云景道:“何必呢,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如果不是还想问你们问题,筷子穿透的就不是你的手心了,而是脑袋……”

    话没说完,云景嘴角一抽,暗道真是狠角色啊。

    只见掌心被筷子刺穿的光头,不顾掌心的刺痛,面不改色的抬起手掌,掌心鲜血淋漓中扑向了云景。

    后天中期的他浑身血气鼓荡,某种功法运转,身躯都膨胀了一圈,一身肌肉崩得衣衫紧致像是要炸裂开来,皮肤呈现铁灰色,宛如金铁覆盖,双手成爪,五指如勾,一副要将云景活撕了的样子。

    “铁布衫,而且还颇有火候……”

    看到这样的光头云景心中暗道,天底下流传的铁布衫这门护体功法有着无数版本,云景也不知道对方练的是那个版本,倒是挺唬人的。

    然后云景反手一巴掌就轻飘飘的后发先至按在了对方胸口。

    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掌也是有门道的,特殊发力技巧下,一个震字诀展现得淋漓尽致,肉眼可见,光头中掌的地方开始,他身上仿佛波纹扩散般传递到全身。

    然后嘛,他体内血气凝滞无法运转,身躯恢复了原状,整个人宛如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

    云景并没有杀他,而是把他的全身关节震脱臼了,对方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这种手法对云景来说其实是无比粗浅的,高明点的‘分筋错骨手’能直接将对方体内的筋骨错位甚至换个位置,更高级的手法,能将整个人进行折叠,甚至云景把光头这个人工工整整的折叠成‘豆腐块’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武学之妙,宛如学问,浩如烟海,越是深入研究,种种法门超乎常人想象。

    收拾光头的过程不过仅仅是电光火石之间罢了,其他人也不可能站着不动任由云景两人表演,几乎是光头行动的时候他们就有所动作了。

    ‘明哥’往后一仰想要避开筷子,一个铁板桥,动作间从后腰衣摆下掏出一张小弩抬手就朝着云景射了一箭。

    但他那个铁板桥到底没能完成,云景念力控制的筷子如影随形,噗嗤一声扎穿他的肩膀将其钉在地上,然后筷子带血飞起,直接顶在了对方咽喉,至此‘明哥’是真的不敢动弹了,那一根普普通通的筷子真心能杀人,护体功法都挡不住!

    问题是那位少年如何做到的?明哥想不明白,这样的武技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张旺也没闲着,迈步后退,后天后期的他内力鼓荡,于体外形成了浅蓝色的薄薄一层护体气墙,他的右手更是在内力的加持下仿若发光的铁手,屈指弹向了前方的普通筷子,欲要将筷子粉碎。

    然而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徒劳,普通的竹筷当然经不起后天后期的他折腾,但那筷子在云景念力控制下岂是他能碰到丝毫的?

    那筷子在他行动间拉出道道肉眼无法分辨的残影围着他转,飞舞间筷子上蕴含的强力劲道数十次点在张旺的护体气墙上,眨眼间他的护体气墙就崩碎了,紧接着那筷子更是施展出了一套高明的剑技点在了他的关节各处,然后张旺也躺了。

    他有些懵,心头惊骇无比,如果筷子换成铁剑,就不是点破护体内力和错位关节那么简单,而是自己后天后期的修为都要被斩得七零八落!

    另外两个聚集在这里想要反抗的人也没能逃脱类似的下场,在筷子下受了点轻伤,然后被筷子指着要害不敢动弹了。

    轻轻放下‘明哥’射的那支弩箭,又把一并被筷子点碎成碎片的飞刀放下,云景依旧好整以暇道:“不是,你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整成这样,你们疼,我看着都疼,之前你们直接告诉我想知道的,不就没这些事情了嘛,我这个人其实很讨厌打打杀杀的,你们自找的可别怪我”

    几个呼吸之间,汇聚在这里的五个人全部躺了,一个个浑身汗毛直竖,看云景跟看怪物一样。

    他动都没动一下,自己等人就躺了,如何办到的?

    这等手段,是得多高明的修为才能做到?牛角镇……新林县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少年?

    “你是……云景?对,你绝对是云景,去年在边关四通镇以一己之力解除危机,更是力毙先天高手,后来入军,斩杀多位敌国先天强者,在斜阳城中击杀前来挑战你的敌国先天高手……,是你,你的家乡便是牛角镇,是你没错了,我们载在你手中,不冤”,张旺看着云景猛然瞪眼道,说完转而一脸坦然。

    载在云景手中,一点都不冤,只是为何自己等人和云景井水不犯河水,却被他盯上?恐怕是因为自己等人在他的家乡抓捕儿童让他看不顺眼吧……

    对于自己的名声被传得人尽皆知云景是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当初自己也没刻意避讳他人,没在意这些,而是道:“那么,你们抓的那些小孩去了那里,是谁指使你们的,能告诉我了吗?”

    “不能”,张旺很干脆道,哪怕内心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之心,依旧是这两个字的干脆回答。

    云景:“……”

    就不能含蓄点么,你们现在是我的手下败将阶下囚呢。

    有一说一,尽管有些无聊,但轻飘飘的解决敌人,而且站在胜利者的角度,实际上这种感觉还是有点暗爽的,难怪那么多人喜欢装逼……

    “可是我想知道”,云景决定坚持一下,为了增加说服力,他继续道:“你们看啊,现在你们无力反抗,而我呢,想知道想要的答案,你们不说,肯定是要吃苦头的,最终有可能你们还是会告诉我,所以何必不把这些中间过程省了呢?”

    光头直接躺平,但还是视死如归道:“云公子,我们自知罪孽深重,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吧,但你休想从我们口中得到一个字的答案”

    “拐卖儿童,按律当斩,十死无生,罪无可赦,死你们肯定是要死的,但不时现在,现在你们还有点用,但很多时候,死其实并不可能,想来你们应该明白吧?”云景沉吟道。

    面对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当真是有点头疼,干脆点不行么,你以为你不说,我稍微麻烦点就撬不开你们的嘴?何必找罪受呢。

    ‘明哥’说话了,他也一副不想反抗后的坦然姿态道:“云公子,你就别问了,哪怕杀了我们也不会说的,的确,我们承认你厉害,手段高明,我们不是对手,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一心寻死,你也是拦不住的”

    “我虽然理解你的想法,但要说的是,你之所以还这么说,是因为目前为止并不觉得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吧,以为还有活命希望,否则已经开始自我了断了,可对?然而问题是,我早就说过,在我面前,你们想死都难,再说一遍啊,干脆点,大家都省心省事不好么”,云景纠结道。

    能活着谁会一心求死啊,‘明哥’自然是不信云景的‘鬼话’,自己想死你还拦得住?他沉吟道:“不如这样,云公子,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放我们走,就当没见过我们,然后我们把这些年积攒的财富都给你,过后我们立即离开新林县,再也不出现在这里,如何?我知道你不太可能答应,但我之所以还这么说,凡事都有万一,万一你答应了呢,对吧?”

    鸟都不鸟他,云景看向张旺等人道:“你们呢,是不是和他一个态度?死都不会透露半个字?如果是这样的话,给个回答,咱进行下一个环节,我用点手段看看能不能撬开你们的嘴,而且啊,我晓得你们在拖延时间,不管是想着其他人来救你们也好,还是剩下的人见势不对开溜,都没用的,我话撂这儿”

    稍微沉默,张旺平静道:“云公子,你就不用想从我们这里得到哪些小孩的去处和是谁指使我们的了,实话给你说吧,我知道你手段高明身份尊贵,但是,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只有坏处,还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危机和麻烦,再一个,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们说了之后会死,死得很惨,不但我们要死,甚至我们的家人朋友都要死,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让云公子你知道,你就别打听了,要么给个痛快,要么放我们走,别说这些没意义的话了”

    云景暗道要不怎么说混江湖的都是些莽夫呢,哪怕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很聪明,到底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这张旺的一番话,看似滴水不漏,警告了自己也阐述了他们不会透露半个字的理由,但仅凭他的那些话,云景就能分析出很多东西了。

    他说自己知道后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和危险,这还不够说明指使他们的人大有来头吗,他又说他们一旦透露,自己和家人朋友都是生不如死的下场,这还不足以说明背后指使的人是一个庞大的势力组织吗?

    仅凭这两点信息的价值,实际上就不比他们直接说那些小孩的去处和是谁指使来得重要了。

    所以还是要多读书,看吧,没文化的人连话都不会说,无声无息间就把自己给卖了。

    “听你这话的意思,我插手这件事情已经摊上麻烦了呗,而且还想深入了解的话,只会把自己越陷越深甚至还会连累家人?”云景皱眉道,一副自己似乎自找麻烦的样子,其实是在继续套话。

    别管是不是自己的话完全和自己的初衷不服,只要对方愿意说话,说得越多透露得也就越多,就怕遇到那种憨憨一根筋打死不说的人才头疼。

    想到背后的人的手段,张旺道:“没错,其实那些小孩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为什么你非要插手呢,仅凭这点,你已经惹到不该惹的了,哪怕你的身份地位和实力,对于背后的指使者来说,也不足以保护你自己让他么视而不见,会出手将你除掉的,说起来云公子你何必呢,原本可以过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如今却陷入了这潭浑水,你是聪明人,明白我的意思,虽然大概率没什么意义,但我还是要说,不如你放了我们,就当没看到,或许还有机会过你大少爷的逍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