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九章 了解之后也就那样

    “你这是什么武功,居然能控制雨滴成为武器,可雨滴却没有任何内力或者真气加持,尤其是还能如此大范围控制!”远处邪瞳沉声道,语气微微动容,之前那从容嚣张的姿态稍微收敛了些。

    你都能控制那么多动物了,我能控制雨滴这不很正常么,大惊小怪,云景压根就不搭理对方。

    “此人手段诡异,但实际上本身并不强,充其量也就先天境的身体素质,或许更弱一些,而且,我在他们身上并未感受到任何内力和真气的波动,当真古怪,纯肉身战力么?可他们那诡异的手段又是怎么来的?”短暂的空档贵公公沉吟道。

    饶是他从小就自割牛子入宫,见过经历过太多隐秘,可此时依旧想不明白。

    “待我将其抓住或者宰掉再慢慢研究吧,想来有的是人对这种奇怪的东西感兴趣,将其切成片拆成零件,就不信弄不明白”,一公主府的先天中期护卫队长平静道。

    值得一提的是,公主府的护卫几乎都是女子或太监,男护卫充其量只能在府邸外巡逻放哨,此时说话的先天中期护卫队长就是一个女子,看上去三十多岁,一身黑红相间长裙,手持两指宽的雪白长剑,英武非凡。

    话音落下,她身影一闪就朝着邪瞳杀了过去,手中两指宽的雪白长剑吞吐凌厉剑光,所过之处风雨环绕,空气都似乎被撕破。

    “小心一些,他们有恃无恐,必定有所持”,作为牛角镇公主府的总管,贵公公看到对面好整以暇的姿态第一时间提醒道。

    那女护卫已经施展高明轻功杀到邪瞳前方十多米了,皇家专门培养的护卫手段了得,她的轻功施展宛如幻影,且还能凌空踏步借力,虽不能持久,但横跨数百米距离还是能做到的。

    真元吞吐,两指长剑绽放幽蓝剑光,以剑为引,好似蓝色流星横空,割裂夜色,风雨倒悬。

    面对杀来的后天中期女护卫,站在巨蟒头上的邪瞳缓缓抬起了头。

    在剑光的照耀下,能清晰的看到邪瞳那张兜帽之下的脸,那张脸简直不似人脸,皮肤漆黑,布满了血色纹理,像是一条条血管布满了漆黑的脸颊,且那些红色纹理还在轻微扭曲,似乎是活物,狰狞而邪恶。

    抬头的邪瞳嘴角含笑,带着一种猫戏老鼠般的戏谑。

    “小心他的眼睛,别看”,云景此时猛然开口提醒道。

    邪瞳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名字,估计只是代号,而很多人都喜欢把自己的手段和本事与代号结合起来,故云景才有此提醒。

    然而云景提醒得终究晚了一点。

    抬头的邪瞳双目没有眼白,眼球漆黑,仿佛眼窝之处只有两个深邃的窟窿,但在他那瞳孔位置,却是呈现一个血色漩涡,有血光弥漫。

    看到对方那诡异的双眼,云景和贵公公微微皱眉,那一瞬间脑袋有点发晕,除此之外就没其他感觉了。

    反观边上的其他人,却是一个个脸色微白,甚至有人浑身都颤抖了一下,避开了对方的目光不敢再看这才好了很多,心头惊悚无比。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似乎能牵动心神让人沉寂其间迷失自我。

    “不要看他的眼睛,那双眼能控制人的心神,你们没有修出武道意志,抵抗不了的”,贵公公适时开口道,不过说话的时候心头微微诧异,边上的云景仅仅只是后天后期而已,居然也不受那双眼睛的影响?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邪瞳抬头间两个呼吸罢了。

    冲杀过去的先天中期女护卫队长身形在距离邪瞳十多米外顿了一下,浑身微微颤抖,似乎在挣扎,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落到了地上,连施展了一半的剑法都停了下来。

    落到地上的她缓缓转身,居然仗剑看向了云景他们这边。

    转过身来的女护卫队长双目空洞,一步一步走向云景他们这边,身上真元升腾,强横的气息爆发,似乎陷入了疯狂之中,明显是要对云景等人动手。

    他直面邪瞳的双眼,被控制了!

    看到如此状态的护卫队长云景等人心头都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种手段太邪门了,虽然世间不乏能控制他人的高深瞳术武学,但那至少也要在修炼出武道意志踏足真意境后才能修炼施展,哪怕学会了那样的瞳术,想控制同阶敌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可此时呢,对面的邪瞳,轻易就做到了,仅一眼就控制了女护卫队长。

    她可是先天中期修为,怎会如此不堪?

    只能说邪瞳那双眼真的很邪门,而且那绝不是什么武学类的瞳术,硬要描述的话,只能用他那双眼睛本就带着这种控制人的功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普通人的眼睛怎么可能与生俱来拥有控制他人的能力?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世间某处就有这种天赋异禀的人,可邪瞳的双眼控制他人的能力绝对不是与生俱来的,必定和他们背后的组织有关,从其他两人来看,这个组织的人就没一个正常的。

    “给我杀了他们,亦或者被他们杀死”,邪瞳看向云景等人狞笑道,眼中血色漩涡已经不在。

    他那得意的姿态瞎子都听得出来,似乎在说,你们看,想对我出手,结果你们的人却变成了我的打手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刷~!

    在邪瞳话音落下的瞬间,女护卫仗剑朝着云景等人冲杀过来,目光空洞的她没有丝毫保留,真元不要钱似得澎湃,就像面对身死仇敌不死不休一样。

    尽管她被控制了心神不遗余力的出手,但也只是先天中期而已,翻不起什么浪花,全力施为的她被贵公公轻描淡写的一巴掌就抹灭了璀璨的剑光。

    紧接着贵公公屈指连弹,一道道元气横空来到女护卫身上消失不见,被封了穴位经脉,自此无法动弹了,然后贵公公身手一招,隔空将她带了回来。

    贵公公乃是真意境,女护卫在他面前差太远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被带回来的女护卫虽然无法动弹,但眼神空洞的她却是在极力挣扎,似乎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不得已,贵公公一记手刀将她劈晕过去,这才消停了下来。

    此时云景却是看出了一些门道。

    之前他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对方,在邪瞳施展瞳术的时候,云景‘看到’了他脑海里的‘圣虫’有异动,传递了某种能量到邪瞳的双眼,然后他施展出了能控制人的瞳术。

    ‘圣虫’传导的能量像是凭空而来……

    而且,当邪瞳施展瞳术之后,云景看到,他皮肤上的血色纹理更多了,更加鲜红,且扭曲得更活跃了。

    有鉴于这些发现,云景心念急转进行推敲。

    “这个组织对那种古怪的虫子无比重视,它凭空传导给邪瞳的能量从何而来?虫子应该只是一种媒介,能沟通遥远之处的某个存在从而降临力量,也就是说,邪瞳控制人的手段并不是他的,而是借用别人的,通过那只虫子借用,同时,他借用别人的力量施展手段也是要付出代价,这点从他皮肤上的血色纹理在施展手段后变得更多就能看出,如果那些血色纹理完全覆盖了他,是不是代表着他再也付不起代价了?那时他会变成什么样?而那种代价是不是可以用其他方式取代?取代那种代价的东西,会不会就是被他们抓走的小孩?”

    瞬息之间云景就推测出了这些东西,尽管目前无法证实自己推测出的对不对,但也错不到哪里去。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们本身并不强,但通过虫子能诡异的沟通远处某个存在借用力量,借用别人的力量需要付出代价,这很公平,那么代价是什么?自己的生命?寿命?还是灵魂?亦或者是躯体?”

    那个邪门而诡异的组织,在云景抽丝剥茧中似乎在一点点揭开神秘面纱。

    “杀我?你们还没那个能耐,真意境也不行,我说的,刚才只是小试牛刀罢了”,邪瞳嚣张的冷笑道。

    云景他们倒不觉得对方是在吹牛,毕竟就拿之前来说,在他控制女护卫的时候主动出手的话,恐怕女护卫再也回不来了!

    或许他的瞳术还无法控制真意境和云景所有人,或许他本身不厉害,但若在正面交手的时候施展瞳术干扰一下的话,哪怕一瞬间的干扰就能以弱胜强绝地翻盘。

    对方的确有嚣张的资格,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好了邪瞳,你废话真多,灵仆张旺是你的人,他们出了问题是你的责任,这帮人居然有取出杀死圣虫的手段,既然是你的问题,就自己出手解决了吧,搞快点,我们还得回去复命”,此时那树梢上身躯僵硬的女子不满催促道。

    这就是消息不对等带来的底气,他们三人本身并不强,但却足够了解正常的练武之人,而练武之人不了解他们的手段,信息差之下,他们就有足够的底气不把云景等人放在眼中,因为连他们有什么手段都不知道,无法针对性的应付,武道修为再厉害又能如何?

    “不用你催,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但你不觉得玩弄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物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吗?”邪瞳回应道。

    那女子有些幸灾乐祸道:“乐趣不乐趣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若不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事后上交足够的祭品消除代价,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哼”,邪瞳冷哼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再多言,转而看向云景等人,从袍子下抽出一把灰扑扑的骨刀,命令脚下巨蟒带着他朝着云景这边杀来。

    仅他一人,同时面对云景他们这边几个先天高手和一个真意境,底气十足,依仗就是他能通过圣虫沟通远方的圣主获得力量施展诡异瞳术。

    “真意境么?我还没杀过真意境呢,就拿你先开刀好了,居然没胡子,咦?你莫不是太监?”持骨刀乘巨蟒而来的邪瞳目视贵公公冷笑道。

    “蠢货!”

    这两个字不是贵公公说的,也不是云景说的,而是邪瞳的两个同伴同时说的。

    贵公公看着大言不惭的邪瞳摇头道:“猪都比你聪明,既然你找死,咱家成全你!”

    话音落下,有着真意境修为的贵公公隔空一掌朝着邪瞳拍过去,元气吞吐,武道意志沟通夜雨,一张由雨水形成的十丈大手印如天幕般朝着邪瞳横推过去。

    那大手印所过,空气被打得轰鸣,宛如雷声炸裂,圈圈涟漪如波纹席卷,地面翻卷树木粉碎,真意境一记岂是儿戏,甚至这仅仅只是贵公公随手一击罢了!

    “给我杀了他!”

    邪瞳大吼,看向云景等人的双目中血光闪烁形成了两个似乎要吞噬灵魂的漩涡。

    他想再度施展瞳术,虽然控制不了贵公公这个真意境,但至少能干扰一下吧,就能躲开这一击,然后再控制云景等人袭击贵公公,他就有机会把贵公公砍死了。

    然而这家伙想得周全,可在他施展瞳术的时候,云景等人压根就不看他,贵公公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我不看你,你瞳术再诡异有卵用?

    之前和你掰扯半天,真以为是拿你没办法吗?只是在了解你那邪门手段的特性啊,我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如何应对了啊。

    真以为谁都如你那么蠢?

    邪瞳傻眼了,我都发大招了,你们咋不看我?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