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八章 挺唬人的

    夜雨森寒,天幕漆黑,冷风呼啸。

    黑暗中,三个人快速朝着三岔路口的客栈赶来。

    仅凭第一眼的印象,这三个人似乎很普通,和寻常没有什么两样,纵使大半夜的赶路,纵使浑身笼罩在黑袍里严严实实,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毕竟这世界上多得是行为异于常人的家伙。

    从外表看,他们正常人身高,没啥突出的,也没啥特别的。

    然而在云景一番仔细观察下来,他们很不对劲,明显问题很大。

    首先是他们笼罩自身的袍子,质地和面料都是上乘,款式都差不多,但还是有些微差别的,中间一人,也就是靠前那位,此人身上的漆黑袍子,背后有一个诡异扭曲的图案,有些像缩成一团的蜘蛛,又有些像一团毛球,很抽象,无法用言语准确描述。

    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若非云景念力有着特殊观察视角,其实肉眼是几乎发现不了那袍子上的图案的。

    然后是左边那人,他袍子背后是一个暗红色的图案,不规则,像是一滩血。

    最后是右边那人,其背后的图案,像一个类似眼睛般的灰色符号,那个符号像是隐没在灰雾之中。

    讲道理,仅仅只是他们身上的袍子不一样的图案,云景就无比佩服能把这些图案准确绣出来的人,手艺相当了得。

    然而这他喵的都是什么玩意,那些图案代表了啥?

    ‘张旺说他们上头的人似乎是一个庞大的势力组织,但组织内部成员又貌似不一条心,所以,他们背后的图案,代表的派系不一样呗?’

    云景一边暗自观察一边在心里嘀咕,因为相隔还远,纵使贵公公等人一个个修为高强也没感觉到那些人的到来。

    当然,这是在没有弄出动静的情况下,如果稍微弄出大点的动静,以他们至少先天期修为的感官还是能感觉到的。

    继续暗中观察,然后那几个人不对劲的地方就来了。

    首先是他们的行动方式就和正常人不一样,背后有着形式毛球一样图案的人,他整个人显得很是僵硬,就像木偶一样,速度贼快,就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牵引着他前进。

    实际上还真是,云景细致入微的观察下,他袍子下延伸出几根肉眼几乎不可见的丝线,长短不一,伸展自如,延展出去数十米上百米,靠着那些丝线牵引着他飞速前进。

    “蜘蛛侠啊?”云景心头不禁吐槽,不过那家伙的手段似乎比所谓的蜘蛛侠高明多了,那牵引他的丝线肉眼难辨不说,还锋利无比,轻易就能割裂树枝树干,甚至偶尔擦过石头都能将其切割,且切口平滑无比。

    这能是正常人?难怪张旺说他们不是人……

    左边那个,也就是背后有着一滩血一样图案的家伙,此人的行动方式倒是‘挺正常’的,施展轻功前进,当然,这里的正常是指抛开他宛如野兽般横冲直撞的姿态的话,稍微练点‘跑酷’轻功的人也不至于这么狂野啊。

    右边那个背后有着眼睛符号图案的人前进方式是最正常的,此人站在一条长近三十米的蟒蛇脑袋上……

    这都是些什么奇葩?大半夜跑出来就不怕吓死人么?

    他们不走寻常路,没沿着官道前进,而是在荒野赶路,似乎在有意识的避开常人,这就值得推敲了。

    见不得光?亦或者还没到见光的时候?

    如果以上这些都还让云景并不那么觉得奇怪的话,那么他们身上散发的那种让云景发自本能厌恶的气息就邪门了。

    没有任何理由,‘看到’他们云景就觉得无比反感厌恶,就好像正常人本能的厌恶粑粑一样,尽管那玩意自己也会拉……

    这些人邪门诡异,强大与否云景暂时还没法判断。

    是的,哪怕在他念力特殊感官下一眼就能分辨出寻常练武之人的修为层次,但就是无法判断那几个人的强大与否,因为云景在他们身上感受不到正常武者修炼出来的血气内力亦或者是真气!

    小刀拉屁股,今天算是开眼了。

    尽管云景知道这个世界很大很大,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还很多很多,可这种颠覆三观和认知的‘东西’,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

    以往尽管也遇到过很多无法理解的东西,但也勉强能解释得通,这次的三个家伙,直接就不讲道理了。

    在他们身上,云景感受到的是一种无比讨厌的邪恶气息,前面那个最让云景讨厌,难倒是因为对方强大与否关乎到身上让他厌恶气息的强弱?

    “世上的功法千千万万,把人练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多的是,甚至将两米壮汉缩小到一尺婴儿大小的邪门功法都有,然而那些到底还处在武功这个范畴,这他喵的直接给我整不会了”

    云景心头纠结,所以张旺等人都他喵的牵扯出了啥?

    那三个人的目标很明确,直奔客栈方向而来,速度飞快,想来要不了一会儿就能正面接触了。

    真的,云景对于来的三个家伙心中充满了好奇,他不是属猫的,好奇心没有重到明知危险还要作死的程度,之所以好奇,是因为他们邪门归邪门,但并没有能给云景本能的带来危机感和压迫感。

    所以值得正面接触研究一下。

    对于自己本能的危机感应,云景还是有着充足信心的……

    “圣虫在路边客栈接二连三的死亡,这件事情必须要调查清楚,关乎各位圣主大计,不容半点闪失,不管是谁杀了圣虫,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奇了怪了,圣虫盘踞在灵仆脑袋里面,若是灵仆意外身死,圣虫也会自行消解回到母巢重新孕育,但之前死亡的圣虫,却没有半点反应,明显是真正死亡了,出现这种情况,唯有灵仆活着的时候被取出圣虫从而杀掉,但问题是,一旦有外部力量或者药物针对圣虫,圣虫都会直接控制灵仆反抗直到死去啊,什么样的手段能在圣虫连反应都来不及的情况下从灵仆脑袋里面取出?”

    “所以这就是我们来的目的,必须要调查清楚,一旦有人掌握了取出圣虫解开灵仆控制的手段,是我们身后各位圣主不允许的,之前圣主居然纷纷主动联系上头圣使,可见圣主们有多么在意”

    “圣虫‘自然’死去会以特殊方式回归母巢重新孕育,虽然不知道母巢在什么地方,但圣虫只有圣主才能赐下,这件事情的确得重视起来,若无法给出满意答复,圣主怪罪下来,圣使都要遭殃,更别说我们这些圣徒了”

    “我记得边路客栈是张旺他们如今收集祭品的暂时落脚点吧,而张旺他们是邪瞳圣徒手下的灵仆,嘿嘿,邪瞳圣徒手下出了问题,一旦给不出满意的交代,我很期待你会迎接什么样的惩罚”

    “好了闭嘴,快到了,待会儿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最好还有灵仆活口……”

    万幸这帮人虽然邪门,但他们说的还是大离王朝的官话,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落入了云景的耳中。

    然而听到他们的谈话,云景那叫一个蛋疼。

    瞧瞧他们都说了些啥,圣主,圣使,圣徒,灵仆,这他喵分明就是邪-教嘛,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组织。

    “啧,似乎这个组织中等级分明呢,最高的应该是圣主,其次是圣使,然后圣徒,最后灵仆,也不知道是怎么划分层次的,可问题的关键是,他们的所谓圣主似乎不止一位?”

    心念闪烁,想到这里,云景又想到了他们袍子上的图案,难倒说每种图案背后都代表着某个所谓的圣主吗?

    张旺他们怕不是处于最底层的所谓灵仆?

    称号倒是蛮正面的,都是圣、灵开头,然而通常只有邪-教才会在意这点吧。

    那些虫子被称作圣虫,‘正常’死亡会以特殊的方式回到所谓的母巢重新孕育,之前我捏死了一些所谓的圣虫,然后就引得几个圣主都在暴怒从而来人来调查?如果真是这样,看来这所谓的圣虫并不仅仅只是控制人的手段那么简单呢。

    根据他们对圣虫的重视程度,完全有理由推测出,所谓的圣使圣徒灵仆划分和那种虫子有关,甚至那种虫子估计还是联系所谓圣主的关键媒介!

    集控制通讯亦或者其他奇奇怪怪功能于一身的神奇虫子?

    有点意思。

    心头思绪万千,云景此时就跟一个刚刚开荤的毛头小子一样,有一种推开一扇新世界大门的既视感。

    以往咋就没有注意到这种奇奇怪怪的组织呢,还以为天下太平呢,莫不是因为以往自己都待在小地方,亦或者并没有关注这些才没有留意道?

    又又又一次,云景脑袋里面猛然闪过逍遥境只是传说这个念头……

    那三人已经靠近客栈了,他们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大摇大摆的就靠近了过来,纵使‘圣虫’在这里出了问题,他们也明显没有丝毫担心自己安危的想法,天知道哪儿来的底气。

    随着他们大张旗鼓的靠近,远远的贵公公等人也敏锐的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一个个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突然感到很烦躁,内心无端端的有一种厌恶的情绪滋生!”公主府的一个先天后期护卫皱眉道。

    其他人跟着点点头,都是一样的感觉。

    身材魁梧声音洪亮的贵公公眯眼道:“是因为那几个家伙吗?当真古怪呢,按理说,我等纵使目睹无数种生物剁成肉酱混合在一起,再掺杂无数虫子的恶心画面都不应该有这种情绪的”

    “不错,此时就仿佛寻常生灵面对天敌的感觉,厌恶,排斥,恶心,一旦遇到就不死不休”,李秋家来的先天后期护卫总结道。

    “到底是读书人,总结都很到位”,贵公公笑道,然后看向云景说:“云公子,现在你有什么感觉?”

    “掐头去尾……不是,和大家的感觉差不多吧,排斥,厌恶,反感……,来自生命本能的不对付”,云景沉吟道,差点说成掐头去尾撒孜然了……

    贵公公目光微凝道:“这就很奇怪了,居然有‘人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