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五章 你们这样我很为难

    灯火如豆,窗外丝丝微风灌入屋子,云景投射在墙上的影子有些摇曳不定。

    “他们的目标是什么?”

    ‘小二’送来东西又离去后,云景咀嚼着冷硬的馒头,丝丝麦香甜味在口腔弥漫,心下不禁沉吟。

    这家客栈绝对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但牛角镇儿童丢失事件和这里有关吗?

    尽管可能性很大,但云景还不敢确定,凡事要讲证据的。

    如果这里和儿童丢失事件没有关系,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这里开店,他们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云景并不打算理会,但若儿童丢失事件和他们有直接关系……

    继续暗中观察,云景相信,如果真是他们干的,藏得再深在自己面前都无所遁形。

    夜渐渐深了,客栈慢慢安静了下来,外面的细雨依旧在下。

    在云景这段时间的观察中,实际上这家客栈的客人也好还是经营客栈的一方,表现得都很正常,忽略客栈方面人手实力的话,这里至少表面上和普通客栈没什么两样。

    这就让人纠结了,如果是黑店的话,一系列诸如蒙汗药人肉叉烧包之类的是不是应该操作起来了?

    然而该打盹的打盹该睡觉的睡觉算什么事嘛……

    时间大概来到晚上九十点的时候,客栈外又来人了。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前挂着一盏风灯照亮周围不大的范围,赶车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人,两旁还有俩护卫,马车车厢内则坐着三个人,似乎是一家三口。

    车厢内的男子穿着得体,似乎有些身份地位,举止从容,女子容貌秀丽,穿的衣服也是上等面料,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如瓷娃娃般活泼好动,不过明显有些犯困。

    ‘看到’这一行人的到来,云景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心头不禁嘀咕道:钓鱼执法?

    那一行人云景认识,车厢内的‘一家三口’,男子正是牛角镇捕头王石,至于那女子,云景猜的没错,应该是风刀门的某个人物,小女孩他就不知道什么来头了。

    莫不是王石和那女子的私生女?

    毕竟就云景所知,王石的媳妇并非那个女子。

    然后赶车的车夫以及边上的护卫,其实都是牛角镇的捕头假扮的。

    带着家眷仆人走夜路,宛如正常大户人家错过时辰出行,加上他们的身份,云景不得不怀疑王石是在钓鱼执法。

    问题是牛角镇儿童丢失事件不都已经结案束之高阁了吗?咋还整这么一处呢,难倒是因为前两天又有人失踪后重启这次案件了?

    “易容手段不知道哪儿学的,听说牛角镇的仵作手段老辣,很多时候都充当入殓师的角色,莫不是出自他的手笔?至少不是非常熟悉的人认不出王石他们来,姑且看他们搞什么名堂吧”,心头嘀咕,云景继续不动声色的观察。

    有一说一,亏得云景来到了这里,万一王石他们真的是在钓鱼执法调查儿童丢失事件,来到这里恰好发现是这家客栈干的,面对那么多高手下场堪忧啊。

    是他们草率了吗?然而并不是,毕竟新林县说大不大,后天后期都能开宗立派了,除却个别关键的地方哪儿来那么多高手?

    王石虽然也才后天中期,但也踏足多年了,经验丰富,在新林县境内,等闲宵小他还真不惧,尤其还有得力帮手……

    来到客栈后,王石他们宛如正常大户人家出行,护卫上前叫门,然后入住了这里,过程很正常,倒没出现什么突发情况。

    王石一家三口住的也是上房,就在云景隔壁的隔壁,这是入住的时候王石特别打听了一下才决定的,用他的说法,有家眷在,隔壁有人不方便,所以特别要了一个两边都没人的房间。

    至于他的‘下人’嘛,王石也没亏待,让他么住中等房间。

    大半夜的来客人,客栈方面又是一通抱怨,但开门迎客嘛,自然没有将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

    房间内,安顿好后,王石紧闭门窗,仔细留意了下周围,然后刻意压低声音问:“师姐,有什么发现吗?”

    他问的是作为他‘妻子’角色的那个女子。

    那女子摇摇头轻声笑道:“师弟啊,要说发现还是有一些的,但你离开师门当捕快多年,经验丰富,而我一直留在师门少有走动,想来你的发现更多吧,不妨你先说说?”

    “师姐抬举我了,虽然师姐不是吃公家饭的,但说起追踪调查手段,整个新林县境内谁不对你竖起大拇指?这不师弟没辙,才请师姐前来帮忙嘛”,王石笑道。

    那女子说:“别拍马屁了,快说说你的发现,然后师姐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多谢师姐指点,说起来,我这点查案手段,还是师姐教的呢,若非师姐当初言传身教,也没有我如今捕头的饭碗”,略微追忆了一下往昔,王石这才一脸严肃的说正事儿,道:“师姐,这家店有问题,跑堂的小二,记账的掌柜,乃至照顾牲口的帮工都非等闲之辈!”

    “这也太奇怪了,我能感觉到,其中大部分人单打独斗我都没有胜算,一家野外的客栈,居然汇聚了这么多高手,简直离谱,要说没问题打死我都不信”

    对于王石来说,后天中后期已经称得上高手了,他这么说可见对这家店的重视和忌惮。

    他师姐点点头道:“还有呢?”

    “现在我严重怀疑前些日子的儿童丢失事件和这里有关,他们本身高手扎堆就不合理不说,盘下这家店的日期也太凑巧了,就在一个月前,很难让人不将儿童丢失事件联想在一起”,王石沉声道。

    “还有其他的吗?”王石师姐继续问。

    摇摇头,王石示意自己暂时没有分析出更多东西了,毕竟也才刚来这里,如果给他更多时间,必定还有其他发现。

    接着他师姐说:“师弟,你说的这些我也观察到了,但你忽略了一个细节”

    “什么细节?”王石赶紧问。

    他师姐说:“那就是那些人的口音,你或许没有注意,但我却听出,他们的口音绝对不是本地人,其中还是有些许差别的”

    “别说,还真是这样”,王石经她提醒,稍微回忆眉目一挑道。

    她师姐摇摇头说:“其实抛开口音不谈,有他们这样的身手,若是本地人绝对不可能籍籍无名,所以很好判断来自于别处,口音不口音的,反倒是其次了”

    “师姐不愧是师姐……”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目前来说,这家店的嫌疑很大,万一真的如同想象的那样,我们得做好应对准备了,尤其是他们高手众多,换个说法,我们现在实际上很危险!”他师姐打断道。

    王石沉声道:“我们此举意在引蛇出洞,现在看来,很可能会引来一条大蟒啊,目前来说,最好是按兵不动,过后再请高手前来调查!”

    “怕就怕对方不给我们离去的机会啊”,他师姐目光闪烁道。

    心头一惊,王石略微有些后悔,纠结道:“师姐,如果真那样,恐怕是师弟害了你了”

    “师弟切莫这样说,你是我师弟,帮你理所当然,而且我们混江湖的,早已生死置之度外,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不必介怀,况且,他们虽然人数再多身手了得,但我们也不是泥捏的,然后,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呢,也不要太自己吓自己了”

    “希望如同师姐所说的那样吧”,王石语气复杂道。

    为了查案,请师姐来帮忙,哪儿知似乎不知不觉陷入了危机之中,王石内心充满了愧疚。

    没管王石了,他师姐反而看向带来的小女孩说:“徒儿,你怕吗?”

    “师父,我不怕”,小女孩抿了抿嘴唇摇摇头道。

    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王石师姐道:“徒儿别怕,有师父在,你既然拜我为师,早晚要踏足江湖的,如今,就当提前适应江湖险恶吧”

    对此王石并没有什么表示,出自风刀门的他,实际上比这小女孩更小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师父闯荡江湖了呢,只是一直以来都没啥大作为,江湖小虾米都算不上,后来出师了,在牛角镇某了份公家差事。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只要踏足江湖,就只能前进没有后路了,无关年龄。

    都说很多时候江湖中人手段狠辣,从小就在尔虞我诈中成长,不时伴随着刀光剑影,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手段岂能不狠辣?

    人不狠站不稳啊……

    当王石和他师姐暗中琢磨这家店的时候,殊不知客栈方面,掌柜的却是召集了几个成员聚在了一起。

    “新来的一家,你们怎么看?”作为掌柜的张旺敲了敲桌子眯着眼问。

    张旺此人四十来岁的样子,身材偏瘦,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团和气的样子,可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却让人莫名心底发寒,明显是个狠角色。

    作为迎客的小二,也就是招待云景的那个‘明哥’,之前王石‘一家’也是他招待的,此时回答道:“老大,那一家的口音明显是本地人,出行有马车护卫,明显是大户人家,他们自称姓罗,但从这段时间我们对新林县的了解来看,似乎并没有这样一户对的上号的罗姓人家”

    “那么有没有旁敲侧击出他们的来去目的?”张旺微微点头后继续问。

    明哥想了想道:“我问了,他们只说是走亲戚的,路过此地,并未透露太多,蛮谨慎的”

    “倒也正常”,张旺微微点头道。

    光头也在这里,他一直都在后厨,对外面的事情不清楚,到这个时候才开口道:“怎么,老大,决定干一票了?别说,沉寂了几天,我都有些手痒了,如果想干一票的话,应该能活动活动筋骨”

    笑了笑,张旺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