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四章 黑店?

    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

    春日里的雨说来就来,淅淅沥沥的小雨不停的下,夜风轻舞,稍寒。

    牛角镇通往新林县的官道上,漆黑的夜晚,云景手持油纸伞漫步前行,他脚不沾地,一步跨出便是百十米距离,宛如鬼魅。

    行走在雨夜的路上,他身上泥泞不沾片角不湿。

    一路所过,道路两旁半径十公里范围内的一切尽皆映照在他脑海。

    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可没有任何一次比这次走的仔细。

    下午在家听到妹妹云夕的小姐妹去了县城就没音讯,联系到牛角镇儿童丢失事件,于是云景趁着家人都睡下之后前来沿途查看一番。

    有收获最好,顺便把问题解决了,没收获也无所谓,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雨滴落在油纸伞上滴答作响,道路两旁的树木在夜风下舞动,老实说,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在荒郊野外行走,没点胆量还真不敢,心理素质差的人,这种情况估摸着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

    不久后云景来到了这条路中段三岔路口位置,当年那个客栈还在,这个时代的节奏很慢,时隔多年,客栈依旧,和当初比没什么太大变化。

    客栈外停了几两马车,客栈内昏暗的灯光透窗而出,在泥泞的地上洒下摇曳的光影。

    明显有客,人数不少的样子,隐约有推杯换盏闲谈之声传出。

    来到这里云景并未驻足,客栈不是他的目的,稍微留意这里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后,云景继续朝着县城方向前进。

    离开客栈十多里地后,云景在一个地方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道路两旁是茂密的树林,一直持续里许,黑暗中有各种动物的叫声传来。

    黑暗中,云景微微低头看向跟前的泥泞地面,心念一动,泥水分开,一块手指头大小的碎木片飞了起来。

    这块木片明显不是自然掉落的树枝,而是某种人造木质器具上破碎下来的,或许是马车,或许是其他东西,谁知道呢。

    “仅凭这一片碎片很难判断这个地方不久前发生过打斗厮杀,但……”

    心头呢喃,云景目光巡视周围,随着他的目光转动,很快一件件毫不起眼的碎片飞了起来凌空呈现在他跟前。

    这些东西,有碎布片,有折断的金属箭头,还有崩碎的铁片,更有暗红色的泥土……

    “这里不久前,也就这两天的样子,应该发生过一次短暂的厮杀,痕迹明显被人简单清扫过,但一些细节总归没处理到位,而且从这些残留物来看,参与厮杀的人都是有一定身手的,练武之人所为,否则也不至于留下刀剑残片了”

    通过找到的东西云景莫名分析道。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路边的一棵树,那棵树上有两刀刀砍的痕迹,干裂的树皮上挂着一根线头,云景推断出,应该是有人被追杀,从而靠在了那棵树上进行躲避,不小心衣服挂了一下留下了线头。

    这个时代车匪路霸很多,仅凭眼前的这些东西,云景也分辨不出是不是和牛角镇的儿童失踪有关。

    最后,云景微微抬头面对左边的树林远处。

    那个方向,距离官道两里地的位置,有焚烧的痕迹,地面焦黑,不过燃烧的东西都已经变成了飞灰,没留下任何值得关注的残留物,在燃烧痕迹向左白多米的林间,很大一片区域散落着一些残骨,明显野兽所谓。

    “大概是前两天有人在这里厮杀,痕迹被简单清扫了,一应物品被带去丛林深处焚烧殆尽,尸体也丢在荒郊野外成为了野兽的腹中餐,毁尸灭迹么”

    心念闪烁,但还是那句话,仅凭这些,云景也无法判定是不是和牛角镇的儿童丢失事件有关,毕竟这个时代的野外抢劫厮杀太普遍不过了,路难行,出远门不安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家乡的原因。

    稍微停留后,云景继续前进。

    接下来的一路上,他多次留意到了打斗厮杀的痕迹,但时间都不短了,没太在意。

    不久后,新林县已经呈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腾空而起,云景来到了新林县的上空。

    念力巡视,一圈下来,他并未找到任何一个符合云夕描述的小姐妹之人。

    “小妹说她的小姐妹是来县城走亲戚的,但并没有符合描述的人,不排除已经离去的可能性,但更有可能根本没能来到县城,如此一来,那处毁尸灭迹的地点就很值得推敲了,毕竟痕迹是新的,发生没多久……”

    这么一想,云景立即返回。

    万一小妹的朋友遭遇不测,她肯定会很伤心吧,希望没事儿……

    再度回到那个地方,云景仔仔细细的观察周围,堪称挖地三尺,除了又找到一些无关紧要的残片外,并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大自然在两天时间里就抹去了太多痕迹。

    稍微沉吟,云景知道难搞了。

    很快云景眉毛一挑,看向了三岔路口客栈方向,这会儿他想起了一个被自己之前忽略了的细节。

    那就是三岔路口的客栈似乎已经换主人了!

    虽说这个时代很多时候讲究产业世代传家,轻易不会变卖,出现易主的情况很正常,但多留个心眼总不会有错的。

    而且云景觉得那家客栈突然易主也太突兀了。

    当初云景第一次去新林县的时候就经过了那里,后续多次在那里停留,直到他游学回来客栈都依旧是当初的掌柜一家在经营,怎么就突然易主了呢?

    客栈开了那么多年,想来去过那家客栈,且多次停留的人不少,熟客众多,可压根没听谁说过客栈要变卖的消息啊,店家如果要卖的话,岂能不和熟客打声招呼?

    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当然,这只是云景怀疑,他和客栈原本的掌柜不熟,或许人家早就要卖,但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种固定资产易主,按正常流程肯定是要在官府备案的……”

    想到这里,云景又飞去了新林县,在衙门卷宗库房暗中翻阅记录,着重翻阅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录,然后并未找到任何交易记载。

    即使这样云景也没先入为主的判断客栈被人强占了,而是飞去了牛角镇翻阅备案记录,然后还真被他有所发现。

    那座客栈很多年了,肯定有记录的。

    事实是那座客栈的历史可以追述到两百年前,其中多次易主毁坏,但那个地方是牛角镇通往新林县的必经之路,多的是人需要歇脚住宿,所以才延续到了如今。

    在牛角镇的备案中,那家客栈最新一次易主是在一个月前,以三百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张旺的人,很正常的交易,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毕竟不但官府有记录,还有中间人作保。

    “问题是客栈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卖了呢?原来的掌柜年纪也不是很大,他还要儿子,即使年纪大了不便经营,也可传给儿子继续经营啊……”

    云景总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心念闪烁,他决定深入了解一下,暗中进行,即使自己想多了也无所谓,万一真有问题,也好及时发现。

    然后他通过牛角镇的交易记录得到了之前客栈掌柜的身份信息,接着在户籍库房找到了他的家庭住址……

    “老掌柜的家庭住址就是三岔路口客栈,那里就是他们的家,然而如今客栈都卖了,他们去了哪里?”

    本来云景还想根据对方的地址悄悄去看看是不是客栈易主有什么蹊跷来着,然而如今不知道哪儿去找人。

    其实云景也不是真没办法打听到客栈老掌柜的下落了,毕竟对方经营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有熟人的,通过那些熟人走访应该能得知下落,再不济,曾经客栈的小二,乃至帮那里送货的人员也能了解一二。

    但云景觉得那太麻烦了,客栈易主到底有没有问题,自己直接过去暗中观察一下如今的新经营者不就得了。

    绕这么一大圈,实际上云景的主要目的依旧是调查牛角镇儿童失踪事件,目前看来,那家客栈是最可疑的。

    仅仅只是可疑而已,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嘛,即使最后没什么也不会有丝毫损失。

    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那家客栈依旧安静的伫立在三岔路口的路边,云景再度来到了这里。

    没兴趣在外面吹冷风,他直接撑着油纸伞上门去了。

    不过在上门之前,他撤掉了排开雨水的念力,脚踩在地上沾染了一些泥泞,身上也被雨水打湿了一些,衣服风尘仆仆的狼狈样子。

    呜呜~!

    客栈外的狗窝里,一直凶猛的黑犬看到了云景,但并没有像看到其他人那样大声叫唤,反倒是冲着云景摇尾巴,一副亲近讨好的样子。

    对此云景一点都不意外,动物和自己亲近他已经习惯了,甚至常人无比抱怨的蚊虫叮咬他都多年没有经历过。

    叩叩叩~!

    踏上台阶,云景收起雨伞身手敲门,开口道:“店家,开开门”

    在云景来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