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轰笘瑙?

第四百四十三章 想多了?

    轰隆~!

    春雷滚滚,惊醒了梦中人,窗外凉风阵阵,门前大雨脸面。

    厚厚的铅云遮蔽了苍穹,暴雨如注,水汽升腾,天地朦胧昏暗。

    天地间密集的雨滴掉在瓦片上,顺着瓦沟流下,像是在屋檐挂上了帘幕,落地的雨水汇聚成水洼往低处流淌,越聚越多,形成山溪最终流入河流,河水开始暴涨……

    雨打琵琶,雨落深深,不时响起惊雷,掩盖了其他声音,世间反倒显得格外‘安静’。

    早春,乍暖还寒,这样的天气实在谈不上美好。

    牛角镇郊外的小院,云景站在门口,看着连绵的暴雨微微出神。

    此情此景,他根本没有小楼听春雨的闲情逸致,因为这样的天气对农民格外残忍,山洪太大,很可能冲毁田地,若真那样,之前的一切都白忙活了……

    站在他的位置,能够看到雨幕中一个个农人不顾恶劣的天气,戴着斗笠蓑衣忙碌在田间地头,给田里开渠放水。

    这能起到一定田地不被暴雨冲毁的目的,可是,施了农家肥的肥水却是要浪费了。

    天要下雨,这是大自然的伟力,谁都无法阻止。

    只希望这才暴雨快点停下吧,若持续时间太长,遭殃的不只是田地,还有山体滑坡泥石流以及洪水,那将是灾难!

    别说这个时代,哪怕云景前世高度发达的社会,面对洪灾都是很可怕的事情。

    “昨夜并没有人口失踪,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闯江湖来到牛角镇的,南来北往送货的,游学的……,都很正常”

    云景心底喃喃道,他昨晚默默的观察了牛角镇一整夜。

    足足五个小孩的失踪并不是小事,这个时代生养一个孩子太难了,生产的时候不管是大人还是婴儿都在走鬼门关,后面的成长,稍不注意一个孩子就夭折了,能长到十来岁左右也就一半而已,有些人家生很多孩子都不能真正长大。

    所以,那五个孩子的失踪,很可能就导致他们背后的家庭彻底垮了,家破人亡不过如此。

    本就不知道是如何失踪的,没有丝毫头绪,再加上这才暴雨彻底抹去了他们有可能留下的痕迹,想要调查他们的去处太难了。

    力所能及,云景并不介意帮忙寻回那些孩子,毕竟生命是宝贵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他也只能尽力了。

    那些孩子,还能活着回家吗?

    云景不知道。

    镇上衙门的卷宗有调查记录,捕快衙役还是相对负责的,走访了失踪人口人家周围的人们,有的人在孩子失踪前见过他们,但孩子去哪儿了他们也不知道,也不曾见过什么陌生人和可疑人物……

    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但问题是怎么可能呢,所谓雁过留痕,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没有任何头绪,想要从已经失踪的孩子方面入手很难,云景更多的,则是寄希望于再一次发生类似情况了。

    当然,他并不是心性歹毒期望有人遭殃,只是若再发生这种情况,他暗中观察着,不管是被猛兽吃了,还是被人贩子拐卖了,亦或者自己出了意外,都能及时救援和寻找线索。

    可一夜下来,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他不知道应该是庆幸还是失望。

    他决定再观察两天吧,如果依旧没有类似事件发生,只能说之前的都是意外,官府处理就是了,若是发生,是人贩子或者猛兽等异常现象,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少爷,早点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或者现做?”宋岩来到云景身后问。

    收回目光,云景道:“雨太大,出门不便,随便做点白粥吧,前几天泡的泡菜可以吃了,就着白粥也挺不错的”

    “小的明白了”,宋岩转身离去。

    这样的暴雨天气,别说常人了,云景都不想出门,于是干脆坐窗下看书,水汽重,书都有些润了,等出太阳的时候得晒晒,免得生虫子。

    说道晒书,那还真的是‘晒’,想想看,这个时代谁家若是摆一堆书在太阳底下晒,这证明什么?证明这家人家底殷实啊,普通人家哪儿来的书?

    所以晒书,很多时候也是在彰显家底。

    书童这份职业宋岩做得很称职,云景看书的时候,他不但轻手轻脚的送来了茶水,更是在边上点燃了提神醒脑的熏香。

    茶水,书中的内容,袅袅清香,实际上看书真的是一种享受。

    慢慢的翻阅书卷,外面暴雨如注雨打琵琶,云景也在一心二用关注着念力范围内牛角镇的方方面面,镇上各地的出入口,一些陌生人,还有小孩的动向……

    至于那些雨天闲得没事儿妖精打架的画面他就自动忽略了,在脑海生成马赛克屏蔽。

    镇上的捕快淋着暴雨奔走在各个丢失孩子人家的周围进行调查,一个个一脸的晦气,因为没有进展,被镇长喷了一脸口水。

    每个人都不容易,丢失孩子的人家盼望孩子归来,治下出了这种事情,镇长压力也大,捕快也想快点破案。

    如果后续没有后续成为悬案的话,这将是牛角镇上下的污点,尤其是牛角镇这个地方很特殊啊,公主府在,天子也在关注,一丝污点很可能都会被无限放大的,各方面压力大也正常。

    “如今已十七岁了,今年就去参加科举把举人功名考回来吧,举人试是夏天在州府进行,忙完手中的事情就可以启程前往州府参加科举了,路上也顺便去看看小白……”

    一心多用的云景心头默默道。

    举人试在夏天进行,这也是有说法的,因为大离王朝的绝大多数读书人终其一生也就止步于此了,剩下代表最繁茂的时候,这个季节举行科举相得益彰。

    一个读书人若是能考取举人功名,不想更近一步就可以运作谋划官职了,不过单凭一个举人功名,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建树上限不高,中三品官职是极致。

    唯有成为皇榜进士,才能上升到上三品。

    所谓资历资格,其实无处不在。

    举人想当官还需要运作,而进士,只要考取这个功名,本身就已经双脚踏入仕途,具体的职位安排,就要看自己的能耐和人脉了。

    当然,云景没有当官的打算,但功名还是要有的,家人就盼望着自己光宗耀祖。

    考取举人功名,云景觉得自己问题不大,但想拿多高的名次这就没把握了,他从不小看其他任何读书人,人家读了几十年的书,无论是见识和见解,某些方面必定是要比云景更为丰富透彻的。

    反正能考取举人功名就成,云景没想过取得多高的名次出风头,不上不下乃至垫底都无所谓。

    对于考试云景还是很认真的,没因为自己脑袋里面装着堪称书库的内容就粗心大意,一有时间就把看过的书翻出来反复琢磨其中的含义,毕竟啊,光记住不够,还得去理解,学以致用,将其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

    看了一会儿书,吃了早点,继续看书……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不觉来到了中午,雷声小了,雨也渐渐变小了,有云开雾散的迹象,这是好事儿,以之前的降水量,应该不至于形成灾难。

    不过暴涨的河水想要一下子消下去却是不可能的。

    下午时分,云景依旧没‘看到’牛角镇上有小孩出意外,反倒是自家小老弟云冬找来这里了。

    他平时不是恨不得离自己越远越好吗,怎么会主动找来?云景颇为好奇。

    雨依旧停了,天边挂起了彩虹,穿着棉布衣服的云冬双脚满是泥泞。

    “小少爷来啦,快屋里请坐,喝杯热茶去去寒”,宋岩跑去把他迎进来。

    “岩哥,好久不见,还好吧”,云冬笑嘻嘻的打招呼,到底是农家子弟,并没有因为宋岩是下人就不把他当回事儿,一直以来两人相处都很融洽,云冬一直那他当哥们对待,反倒是对亲哥云景有些畏惧。

    云景看着进门的云冬说:“把鞋子换了,踩一地的泥,等下自己收拾”

    “鞋在哪儿?我换就是了”,云冬缩了缩脖子道。

    指了指放鞋的地方,云景问:“小冬你咋会来这儿?今天不用上学吗?”

    “今天早些时候雨太大,学堂先生通知不用去上课”,换鞋的云冬解释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讨好道:“那什么,哥,和你商量点事儿呗?”

    “啥事儿?”云景问,暗自撇嘴,心说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感情是带着目的来的。

    搓了搓手,云冬右手五指并拢递给云景看,道:“哥,你看我这是啥?”

    “然后呢?”云景无语道。

    笑了笑,云冬说:“哥,我手头紧,所以你帮帮忙呗”

    “边凉快去,要钱没有”,云景挥手道,虽然不差钱,但却不会大手大脚的惯着自家老弟,才不会让他从小养成铺张浪费的习惯。

    而且以云冬的年纪,如今在学堂进学,能用到钱的地方也不多。

    云冬急了,赶紧道:“别呀,哥,我办正事儿,你就帮帮忙吧”

    “哦?说说看,如果真是正事儿,我这个当哥的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云景好奇道。

    组织了下语言,云冬说:“哥,是这么回事儿,这不春暖花开的季节嘛,学堂要组织一次外出郊游踏青,不远,就在镇子附近,但是吧,这一去,吃的喝的用的,总得准备一些吧?所以你看……?”

    听他这么一说,云景顿时了然了,春游可是镇上学堂的传统,云景曾经读书的时候每年都会经历,甚至还有夏游秋游之类的,学堂方面也是为了学子们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有个放松的时候,蛮人性化的。

    当初云景家
返回 >> 返回书页 >> 浜轰笘瑙?目录

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